視頻|美日印澳聯合軍演秀肌肉 亞洲“小北約”來了?

看看新聞Knews綜合

2020-11-18 00:57:43

“馬拉巴爾-2020”四國海上聯合軍演,今天啓動第二階段的演習。


此次演習地點位於阿拉伯海北部,由美、印、日、澳四國聯合參演,將從今天開始一直持續到本月20日。


美印軍事合作升級?


與軍演陣容稍顯“敷衍”的第一階段相比,第二階段演習更加複雜,規模也明顯有所升級。


此前11月3日至6日的“馬拉巴爾-2020”第一階段演習,其規模因疫情縮水嚴重。除了印度海軍興奮地出動了“蘭維傑伊”號驅逐艦、“希瓦利克”號多用途護衞艦、“辛杜拉傑”號潛艇、“沙克蒂”號補給艦。其餘三國僅出動包括美國“麥凱恩”號驅逐艦,澳大利亞“巴拉瑞特”號護衞艦及日本“大波”號驅逐艦3艘艦船。


4e82e0e3e1f4656e74e2ad4c2382af10.png


而第二階段的演習,因加入了美國海軍“尼米茲”號航母,陣容明顯有所提升。


美國海軍的這一航母打擊羣的加入,將和印度的“維克拉馬蒂亞”號航母打擊羣一起,與其他參與演習的水面艦艇、潛艇和飛機開展高強度行動,包括跨甲板飛行以及米格-29K戰機、F-18戰機和E-2C預警機參加的高端防空演習,此外還有高端水面戰、反潛戰演習和武器射擊等。


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看來,美、印兩個航母戰鬥羣的聯演無疑將成為此輪演習的核心。兩國的飛機互在對方甲板上起降,這從技術層面上來説,也將是一個非常深度,且具有實質性的合作。


楊希雨認為,美印軍事合作的加強升級,其背後實質還是美國想利用中印矛盾,通過加強與印度的軍事合作達到制約中國的目的。


timg.jpg


“亞洲小北約”漸行漸近?


“馬拉巴爾”系列海軍演習始於1992年,最初是印度和美國之間的雙邊操練,日本在2015年加入,併成為永久成員。


而澳大利亞則是繼2007年之後,時隔13年再次加入,似乎顯示出該演習將對亞洲地緣政治格局產生重要影響。雖然第二階段演習在北阿拉伯海舉行,但相關參演國媒體卻沒忘將之和中國扯上關係。


日媒報道稱,軍演的目的在於制約中國;印媒也炒作稱,這次演習正值中印邊境地區發生軍事對峙之際,而且距離演習區域不遠、正在執行護航任務的中國海軍所謂正在密切關注這一軍演。


d88b5cedf4172328ba29b18f6878ba66.jpg


值得關注的是,參演的四國外長上月初剛在日本東京舉行了“四方安全對話”。一個月後,四國聯合軍演就接踵而至。外界普遍關注:美國試圖拉攏的“亞洲小北約”,正在漸行漸近。


楊希雨認為,雖然推動建立“亞洲小北約”是美國在亞太地區建立安全同盟的長期戰略構想,但就目前情況來看,另外三國多持觀望態度。


印度在政治上依然堅持所謂“不結盟政策”,儘管不少輿論認為美印已經走向“準軍事同盟”,但想要公開的加入美國的盟國形成“小北約”,這在印度目前的國內政治上,還是很難逾越的障礙。


而就日本來説,作為一個“和平憲法”依然有效的國家,想要因為美國與第三方國家樹敵,這在法律上也有很大的約束;澳大利亞方面,儘管近段時間與中國存在矛盾,但實際上遠沒有到所謂兵戎相見的程度。


因此,無論在各自的國內法律、政治層面,還是國際關係的現實當中,美日印澳可以搞有限的軍事合作,但要打造成所謂的“小北約”形式,可能性還是很低的。


a719f81d1a4052699f2d3cf7b883db3f.png


太平洋能否太平?


除了聯合行動,四國間內部軍事聯繫也在加強。


上月下旬,美印之間就舉辦了包括外長、防長在內的“2+2對話”;今天,據路透社消息,日澳首腦已簽署“互惠准入協定”。


報道稱,該協定將緊密聯合美國在亞洲地區的這兩個關鍵盟友。為兩國軍隊訓練互訪和進行聯合軍演建立法律框架,使得日澳之間的盟友關係僅次於日美,軍事領域抱團合作更加緊密,如果協議實質化推進,澳大利亞可能成為二戰後第二個能在日本駐軍的國家。


路透社.png


上週末,日澳剛剛與中國簽署RCEP,轉眼又在軍事上對華有了制衡動作。在楊希雨看來,這恰恰反映的是我們同周邊國家之間的關係,有矛盾也有合作共同點。對方對我們實行“軟硬兼施、兩手並用”的策略,也將是中國外交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會面臨的常態。


楊希雨認為,一方面我們要看到,日印澳三國雖然跟美國在軍事上鎖在一起,但是都有各自的算盤。另一方面,中國也是這些國家不可忽視的客觀存在,他們也需要與中國維持穩定的關係。因此在整個太平洋地區,太平洋能不能太平,取決於中美兩國“合縱連橫”的戰略博弈。


(看看新聞Knews編輯 董亞歡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中美關係印太戰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