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頻|納卡衝突,一場結果早已預訂的戰爭

王晉 察哈爾學會研究員

2020-11-16 19:52:57

持續數月的納卡衝突,最終以亞美尼亞的妥協而告終。這場衝突的結果,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,其實並不意外。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兩國的實力對比,差距巨大。無論從人口規模還是經濟總量,阿塞拜疆都是亞美尼亞數倍。阿塞拜疆在衝突中得到了土耳其的大力支持,而亞美尼亞孤軍奮戰,必然難以久支。這種衝突,也向世人揭示了高加索地區的地緣政治的歷史規則。


納卡地區是高加索紛繁複雜的地緣政治紛爭的重要體現。納卡地區在蘇聯時期是阿塞拜疆的自治州,但是當地的絕大部分人口是亞美尼亞人。蘇聯解體後,亞美尼亞在衝突中擊敗阿塞拜疆,控制了納卡和周邊七個區域。2020年9月,雙方衝突再起,阿塞拜疆奪回了納卡部分區域,亞美尼亞則丟失了納卡的關鍵地區,並被迫邀請俄羅斯“維和部隊”進駐,只保留了一條通往裏海的通道。亞美尼亞的領空也被俄羅斯“維和部隊”定義為“禁飛區”。


f5edca9ebfa649500f6ac016deefb6b7.png


亞美尼亞的失敗,可以歸結為戰略上和戰場上兩個層面。從政治戰略上,亞美尼亞政府與俄羅斯關係的疏遠,嚴重削弱了亞美尼亞的戰略競爭力。2018年亞美尼亞發生政治變動,親俄羅斯的政府總理薩爾基相下台,親西方的政治人物帕西尼揚上台執政。儘管帕西尼揚多次強調自己並非“親西方派”,但是在2018年後帕西尼揚與“北約”互動頻繁,與俄羅斯的關係明顯疏遠。亞美尼亞失去了重要的地區盟友,當衝突爆發之後,也因此成為了衝突中的“孤家寡人”。


從戰場態勢上,亞美尼亞也處於不利地位。阿塞拜疆軍隊人數幾乎相當於亞美尼亞軍隊人數的兩倍,以油氣出口為重要之處的阿塞拜疆,綜合國力也遠高於自然資源相對匱乏的亞美尼亞。在戰爭爆發後,土耳其徵召了在敍利亞北部的千餘名“僱傭軍”,前往阿塞拜疆協助作戰。在阿塞拜疆軍隊強力的攻擊下,亞美尼亞抵擋不住,在戰爭後期甚至徵召女兵奔赴前線,最終不得不屈服。正如帕西尼揚所言:“我們有麻煩了,無法解決,我們的資源耗盡了。”


b9415e78c88bea6a7ca51f8c538c504b.jpg


納卡衝突,實際上是高加索地緣政治博弈的一個縮影。高加索地區山脈縱橫,具有非凡的防禦價值,因此誰佔據此地,就擁有了遏制周邊勢力的重要屏障。在歷史上,高加索地區一直是諸多外部力量爭奪的對象。這些外部力量,大體上來自於三個北部、南部和西部三個方向。


高加索的北部,一直面臨着來自於俄羅斯的影響。從沙俄擴張到蘇聯時期,再到俄羅斯聯邦時期,俄羅斯一直是高加索地區最重要的影響者。在西部和南部,分別有土耳其和伊朗虎視眈眈。歷史上,雄踞安納托利亞的各大力量,一直與以伊朗高原為基地的政治力量,在高加索地區反覆爭奪。在歷史上,奧斯曼帝國與波斯帝國曾在在高加索地區的長期競爭。外部力量,也往往從西部的安納托利亞半島或者南部的伊朗,進攻高加索。比如亞歷山大大帝就是在橫掃安納托利亞地區後,迫使高加索地區臣服;13世紀的蒙古軍隊在控制了波斯西部後,引兵北上征服高加索地區。


d558d76ca8f80a78d0de27429aed27fe.jpeg


北部、西部和南部的三大勢力,共同主導高加速地緣政治格局的變化。而地區外的政治力量,則太過遙遠,無法對高加索的政治格局產生決定性的影響。第一次世界大戰後,即使是英國和法國支持在《色佛爾條約》下建立獨立的亞美尼亞國家,也難以改變地緣政治現實,最終無法幫助亞美尼亞建立獨立國家。在此次納卡衝突中,即使法國和美國等國,紛紛通過外交手段來斡旋各方,但是也無法向亞美尼亞提供實質援助。當亞美尼亞與俄羅斯關係疏遠,也就失去了1994年納卡衝突中,曾經擁有的來自於俄羅斯的大力支持,失敗的命運也就不可避免。


高加索地區戰略區位,決定了周邊各政治力量必然激烈爭奪;而高加索狹長的地理環境和有限的人口,也使得高加索無法做到真正的獨立,容易受到周邊政治力量的干擾和影響。對於高加索各國來説,選擇俄羅斯、土耳其或者伊朗其中一方,是保持國家安全的理性方案。脱離地緣政治現實,跳出地理區間,必然遭到失敗的懲罰。


(看看新聞Knews編輯 董亞歡 郝苗苗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納卡俄土關係